花开满了,你在哪

日期:2020-07-19 21:50:54 作者:guest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初春时分,陌上草儿青,油菜花儿黄,我静静地坐在万亩花田里,想念失散多年的那只蝴蝶,偶尔抬眉,看云中,谁寄锦书来?

天青色的黄昏,春风迈着温柔的小碎步,轻轻推开了虚掩的小村庄,白墙青瓦的院落里,三两枝桃花斜斜的伸出来,一对黄莺儿正在在枝头软语啾啾,低眉商量。

我只是在一首唐诗里路过,这花草鸟雀才是我寻遍千山万水的知己呀,蓦然相逢,竟让我欢喜的不知所措。

何况是微雨的傍晚,连炊烟都变得温柔迷离,这样的时刻,最适宜读经、沉思,在心中默默计算故人的归程。院子里的桃花层层魅影,月季盈着小小蓓蕾,在空气里含香。我懒懒的贴着叶子背面,瘦成脉搏里的一根茎。有人说:“等春暖花开,我会像春天一样去看你。”其实,无论她来或者不来,都无所谓。我会记的弯弯石桥,水面小舟停泊,记得每一个清晨,窗前有小鸽子飞过,记得巷子口,谁家的花衣裳,飘过豆蔻的青涩。

我一袭白衣借舟而来,在一阕宋词里游走江南。洗尽铅华,不需要任何的修饰点缀,你看,纯白,才是最好的底色。那时候,风斜吹,雨细落,鹅芽儿正青。春光,随时都可在衣襟织就锦绣,在袖口上开成花朵。

在窗前弹一曲琵琶吧,在回廊下吹一管箫笛,或者沉醉于沾衣欲湿杏花雨的水墨诗意。

远远地,有人沿着青石小巷走来,轻轻吟唱:此夜曲中闻折柳,何人不起故园情。

是啊,何人不起故园情?

时光一路追赶,总是深浅错落,就如不经意间的晨起日暮,浅了岁月就深了情思。站在风的路口,几许清寒盈袖。忽然就记起,门前一溪流水,屋后半亩花田,那可就是我疏离在千山万水之外的家园?

一些记忆,似绣了一半的锦缎,束之经年。三月烟雨,就是那些未绣完的丝线,被窗前的风吹起,飘飘摇摇,丝丝纠缠,不惊人不惊心,如何算完?

在温暖的记忆里,在心心念念间,怀念恰如春草,更行更远还生。

如箭光阴,桃花马,石榴裙,早已雨打风吹,零落成尘。这样的夜晚,在江南的一树桃花下,像想念前生一样,想念被谁一笔抹去的家园:烟雨杨柳,水墨村庄,曾扬鞭策马,冒雨去为她折一枝桃花,如今,那条小路,还会有马蹄溅起春泥吗?路的尽头,可还有勒马怆然回顾的时候?望断阑珊,或许,记忆便是所有。

一抹念想,安暖了流年,终是繁华了庭前静坐的时光。总对一些风景依依不舍,总喜欢把一些旧光阴,挂在屋檐下想念。那么,用春光写一首小诗吧。

炊烟起了,我在门口等你。夕阳下了,我在山边等你。

叶子黄了,我在树下等你。月儿弯了,我在十五等你。

细雨来了,我在伞下等你。流水冻了,我在河畔等你。

生命累了,我在天堂等你。我们老了,我在来生等你。

你看,多美!当你老了,头发白了,睡思昏沉,炉火旁打盹,请取下这诗,慢慢念。

想来这一生总会有那么一个人,牵你的手将爱融入生命,倾一世温柔与你一起待霜染白发,陪你看细水长流。那么深夜的案台上,我们只需看灯光如同花瓣的清露,晶莹而温暖。只需听经雨的屋檐滴水,一顺、一世,还是千万劫,也许这沉睡千年的谜题,会落在酒杯中就着月光被吟醉。

那就在河水转弯处给我一屋一塌吧,让我散落江湖的年华,点点滴滴,都能踏着堆满花香的小径,乘着春风,回家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